老司机翻车了
说着开车的老司机写起了正剧???
 

《【鸣佐】第三者 01~03》

又名:影分身总是会做一些出乎本体意料的事情。

(稍微修了一下03的结尾。)

01

鸣人最近非常烦恼。

 

事情是这样的:前两月他接到了一个B级的任务,只是送东西的任务,但地点在鸟之国,路程遥远。自四战后村子里的人手颇为紧张,所以他派了影分身去,自己则留在村子里帮忙,任务完成之后解除分身就可以了。然而,到现在那个影分身还没回来。

 

鸣人想把术解除,两个月足够一个来回了,怎么着也把东西送到了吧。但他又有些不太肯定,万一没完成任务,解除分身就几乎等同于把东西丢了。

 

“可恶啊!!那个笨蛋到底在搞什么嘛!!区区一个B级任务,有必要搞那么久吗?”鸣人烦躁得抓了抓头,完全没有察觉他正在自己骂自己。

 

毫无防备地,鸣人又想起了某个长期在外远游不归的家伙——宇智波佐助。那家伙自从三年前出去远游,就几乎失去了消息,隔半年才寄一封信回来,信上的内容及其简洁,基本上都是人在某地安好勿念之类的。

 

鸣人说不太清现在他对佐助到底是个什么感觉,现在不清楚,以前也不大清楚,只能模模糊糊地用看到你背负很多,我觉得非常痛苦来描述。他觉得这大概就是朋友、兄弟,但又不同于鹿丸、牙那种兄弟,是处于一个特殊地位的好兄弟。

 

鸣人想,现在的佐助已经卸下了仇恨的包袱,他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再去追逐那个令他憧憬的背影了。甚至于,他似乎也没有必要再憧憬佐助了,毕竟,他已经成为了比当初那个酷酷的小少年更加万众瞩目的存在。

 

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佐助,特别是,当他在热热闹闹的人群包围的时候,那个独自远游的人,会在哪里,还是独自一个人吗。

 

“真是的,上次寄信回来是半年前了吧……也不回来看看。”鸣人嘟起嘴抱怨了下,露出有些落寞的表情。

 

“跟村子里的大家在一起不好吗,为什么……总要自己一个人呢……”鸣人像个担心自家小孩不合群的家长一样苦恼着。

 

有关佐助的这些事,他已经想过很多遍,至今没太想清楚,今天鸣人也没有得出答案。这时候鹿丸走了进来,他很快放置了这个烦恼,开始跟鹿丸一起商量工作。

 

02

一个月后的伴晚,鸣人忽然感觉到分出去的查克拉回来了,大量记忆一并涌入脑海,他很熟悉这种感觉,每次影分身解除之后,影分身的经历就会像百川归海一样回归本体。这次也一样,鸣人放松神经,闭起眼睛,盘坐着,开始读取这个影分身长达三个月的经历。

 

 

03

起初是一些很模糊的记忆,大抵是路上的看到的景象和一些抱怨的话,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,浮光掠影般记忆很快就闪了过去。

 

第一个清晰起来的画面,是蓝天中一只翱翔的老鹰。影分身正抬头专注地看着那只老鹰,它眼睛炯炯有神地四处张望,振翅在广阔的天空中翱翔,昂昂自若,自由自在。

 

影分身的脑海里顿时窜出一个熟悉的身影,神情冷冷的。是佐助,佐助也经常用鹰传讯,难怪影分身看到老鹰会想起佐助,鸣人理所当然地想。但是下一秒,他就不是那么自在了,他听到了影分身的内心独白。

 

「好想见佐助。」影分身忽然在心里这么渴望着。的确是很久没有见到佐助了呢,鸣人点点头,难怪影分身有这个想法,本体也很想念佐助的说。

 

影分身纠结了一阵,内心渐渐活络了起来,好像黑白的世界里突然有了色彩,「先把任务完成,再去找佐助。反正本体也不管不了。」

 

可恶,这家伙真的是我的分身吗?!居然那么任性!鸣人嫌弃地想着,不愿探究影分身内心那些模糊又暧昧的思绪。

 

那只老鹰在天空盘旋了半晌,居然俯冲了下来,精准地落到了影分身的肩上。影分身有一瞬间的惊讶,但他很快地就发现了鹰脚上绑着的信。

 

「居然是佐助的鹰啊,好像没见过这只,是新养的吗。」影分身小心地抽出信封,信上的字迹力透纸背,气势锋锐,写着:我在鸟之村,安好,勿念。

 

「又是该死的安好勿念,除了这个就不能说些别的吗!」影分身气愤地嚷道。鸣人也深表赞同,果然不愧是他的分身,这话他也想说,佐助真是个恶劣的家伙!

 

「鸟之村啊,好像离任务点不远……喂,你带我去找佐助可以吗?」影分身忽然激动了起来,朝肩上的老鹰问道。那老鹰歪了歪头看着他,似乎是答应了地叫了一声。影分身开心地握了握拳,欢呼了一声。老鹰没站稳,在他肩上扑腾了几下,但没有飞走。

 

兴奋的情绪传达到鸣人心里,竟令他有片刻的慌乱,能见到佐助他也十分高兴,可他隐隐觉得这个影分身想做的事情……是他不希望看到的。

 

但这已经是过去,鸣人无力阻止,只能继续看下去。

 

这个画面很快就消失了,接着是一些模模糊糊的画面。隐约看出是老鹰跟着影分身一起行动,影分身欣喜雀跃,满怀期待,一路对着老鹰说说笑笑,这些画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也很快地闪过了。鸣人却莫名恐惧起来,影分身的内心里那些疯狂滋长的、越来越坚定的想法,像是踏入了他的禁区,让他心慌意乱。鸣人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刻意忽视令他不安的情绪,继续读取影分身的记忆。

 

慢慢地画面又开始清晰起来,影分身完成了任务,来到鸟之村。

 

影分身站在村子的入口处,既期待又忐忑,一颗心七上八下。站在影分身肩膀上的老鹰扑腾了起来,往村子的某个方向飞了过去,影分身立马往那个方向跑过去,鸣人几乎能听到影分身心砰砰跳的声音,他有些不想看下去了。

 

幸好,什么都没发生。


老鹰站在远离村子的一所僻静的木屋前,不解地四处张望。什么人都没有。巨大的失落瞬间淹没了影分身,也淹没了鸣人,但鸣人松了一口气,隐隐有些安心。


「也许是出门了。」影分身这样安慰自己。 


大约是太失望了,眼前的一切也开始模糊,光怪陆离的画面飞速闪过。

 

再清晰起来的一幕是夜晚。

 

遥夜沉沉,月色如洗,空气中有一团火光摇晃着,木柴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,影分身独自坐在火堆前,老鹰已经不在他肩上了,他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,随着火光飘摇不定,一种无比落寞的情绪涌了过来,令鸣人揪心的情绪。

 

「佐助,你在哪里……」影分身独自喃喃道,「三年了……好不容易有机会,难道……我……」

 

影分身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张小小的信纸,拇指摩挲着上面的字迹,思恋和苦楚如水满溢,心中忽而又生出强烈的不甘,不甘又掺杂几分悔恨,满满地占据了影分身的脑海,他悔恨得几乎落下泪来。

 

这是不对的,怎么能对佐助怀着这种感情……男人和男人……怎么行……鸣人慌了起来,想要抑止这份畸恋,但影分身强烈的念想却执着地在他脑海里回荡着——

 

想见佐助。

喜欢佐助。

想跟佐助在一起。

想抱着佐助。

想占有佐助。

……

 

不!不要说了!!鸣人捂着耳朵,挣扎地摇着头,想把这些求而不得的爱恋甩掉。

 

忘掉!给我忘掉啊!!!怎么能……

 

「鸣人?」一个冷清的声音带着惊讶突然传了过来。

 

影分身几乎不敢相信,只呆愣了一瞬,就立马转身看向声源的方向,惊喜若狂。

 

「佐助!!!」影分身马上跑到了佐助身边。鸣人同样的不可置信,他看着画面中那张熟悉的俊脸越来越清晰,五味交杂,竟尝不出是什么滋味,最后只剩下一个念头。完了。

 

「是影分身?你在这做什么?」佐助没什么表情地询问道,他一直都是这样没什么表情的,好似有些冷淡,但鸣人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。他快要失去这个好朋友了,他根本想象不出佐助听了影分身的告白之后会作何感想。

 

「我……我来找你!」影分身有些不好意思,语气又有些甜蜜。鸣人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分身。

 

「出了什么事吗?」

 

「不……没什么事。我……我只是……」影分身心砰砰跳着,脑袋乱成了一团浆糊。

 

不!不行啊!!!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……鸣人大吼着,想阻止影分身那出格的行为,他已经忘记了他在观看过往的回忆。

 

理所当然地,影分身没有任何反应。事情不受鸣人控制地继续着。

 

「只是什么,别吞吞吐吐的。」佐助语气颇有点不耐烦。

 

「我……佐助……」影分身又凑近了佐助一点,鼻尖几乎挨着鼻尖。借着火光,鸣人能看到佐助的眼瞳里倒映着羞涩的自己的脸。

 

别说……别说……鸣人几乎绝望了,低声哀求着。

 

「有话好好说,别离我那么近。」佐助的语气还是很冷静,冷静中带着疏离,眼里带着疑问,正不动声色地观察着。这情形绝对在佐助意料之外,鸣人想,不怪佐助,这太他妈奇怪了,做梦也不会如此荒诞。

 

「佐助,我喜欢你!跟我在一起吧!」影分身终于还是说出口了,语气坚定,态度执着,信心十足。鸣人心都凉了一半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鸣人,你在开什么玩笑?不要做些奇怪的恶作剧。」

 

「不是,我是认真的。」说着影分身就朝佐助的嘴唇亲了上去。

 

「!!!」佐助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影分身。

 

……完了。鸣人想。他忍不住想起了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情景,佐助会觉得恶心吧。

 

大约是太过震惊了,佐助没有任何反应,由着影分身在他嘴唇上舔着。

 

好软,好甜。鸣人和影分身同时有了这样的感想。

 

因为佐助的放任,影分身越来越大胆,正想撬开佐助微张的唇,却被佐助一把推开。

 

「你这吊车尾的,你只是个影分身吧?这是鸣人本体的意思?」佐助擦了擦嘴,紧皱着眉,语气严厉地问道。


「本体不知道,是我自己的意思。每个影分身都会有不同的性格,而我……不管本体怎么想,我……我真的喜欢你……佐助,你明白我的心情吗。」影分身抓住了佐助的手,按在自己心口上。

 

「……」鸣人觉得佐助的目光锐利,好像透过了影分身,紧盯着在背后观望的自己,想看清些什么,想确认些什么。事实上这都是鸣人的错觉,佐助只是看着他眼前的影分身,而影分身坦荡荡地让他看着,坚定如磐石。

 

两个人对视着,无声沉默,暗流翻涌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影分身总有一天会消失的。」不知过了多久,可能只有几秒,又或者几分钟,佐助冷淡地分析道,「那时的你就会后悔这么说了。」

 

「现在的我就是我,就算是……明天就会结束的绝望爱恋。我也想把我的心剖开来给你看,想跟你在一起,就算只有一天,甚至是一时,一刻……佐助……」影分身忽然伸手,紧紧地抱着佐助,有些颤抖着。

 

「我不管本体的我怎么想。」

 

「哼,真是超级大白痴。这种事也只有你做得出来吧。」佐助没有挣开这个怀抱,静静地由影分身抱着,语气有些嘲讽地说道,「我为什么要答应一个影分身的表白。」

 

「接受一份没有未来的爱情?」

 

影分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,更加用力地抱紧佐助,绝望得像要把佐助揉进他的血肉里。

 

那浓烈的绝望。

 

鸣人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,起初的慌乱、害怕、担忧都不翼而飞,仅仅剩下了心痛,还有绝望,迷雾似的蔓延至全身,他痛得要不能呼吸。曾几何时,他也有过这样的痛楚。

 

时间好像停止了。黑夜沉默着,洁白的月光洒在拥抱的两人身上,一旁的火堆已经逐渐熄灭了,隐隐闪着火星。

 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

 

「啧。别哭啊……你这吊车尾。」佐助的声音似乎有些不耐烦,又化成浓浓的无奈。他轻声道,有些安抚的意思。

 

这蠢货,今晚简直丢尽了自己的脸,鸣人忽然非常生气,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,他只能看着,像看电影一样,犹如荧幕外的第三者。

 

那影分身拼命地咬紧了牙,还是停不下来。一边哽咽,一边压抑地抽泣。正好像身体已经承载不了被拒绝的绝望,只得尽数化成眼泪,不断地往外涌。他不知下了多大 的决心,又满怀多少期待,去追寻,去尝试。这份痛苦鸣人感同身受,他恍惚地想到了不断追逐佐助的过去,混混沌沌地,几乎也想跟着哭出来,却又觉得莫名其 妙,好像在做梦,但这景象,这触感,又分外真实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我答应你了就是了,别哭了。」佐助叹了口气,认命道。

 

啜泣声立刻停止了,影分身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,没有动作,也没有声音。半晌,带着哭腔,小心翼翼地问道,「真的?」

 

「真的。」

 

「没骗我?」

 

「烦死了,白痴。再问我就要反悔了。」

 

「佐助……」影分身松了松手,仍然抱着佐助,他偏过头来看着佐助的眼睛,蔚蓝的眼睛像雨过天晴的蓝天,清澈透明,满腔柔情。佐助也有点不好意思,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。

 

他们注视着彼此。

 

影分身的眼睛又酸涩了,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滑落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怎么还哭?」佐助眼神里尽是无奈。

 

「太高兴了嘛。」影分身使劲擦了擦眼泪,忍不住抱住佐助的腰,将他抬了起来。

 

「喂!」佐助气急败坏地斥了一声。

 

「嘿嘿……嘿嘿嘿……」影分身笑了,特别开心地笑了起来,抱着佐助转了两圈才放他下来。

 

「哼。超级大白痴。」似乎被这开心感染了,佐助也笑了,嘴角微微勾起,眼角眉梢都是温柔。

 

鸣人甚至有些嫉妒。这嫉妒来的莫名其妙,影分身即是他自己,却又不是他自己,这份感情好像是偷来的,又理所应当应该是自己的。鸣人已经分不清了,他好像被捏成了一团,被丢到了海里,没有依靠,四处飘摇。


佐助……怎么会答应……怎么会……这到底是什么啊……我……


鸣人无意义地喃喃着,看着影分身拉着佐助坐到地上,看着他们重新点燃了火堆,看着影分身热着脸时不时偷瞄着一旁的佐助,看着佐助也泛着红晕的脸。橘黄色的火光把画面中的一切都沾染上了暖意。唯独他是寒冷的。


就这样谁也没说话,影分身似乎有些累了,困意慢慢席来。他睡着前,迷迷糊糊地握住了佐助的手。


眼前的画面一暗。


趁着这空隙,鸣人几乎是狼狈地逃走了,他睁开眼睛,茫然地看着窗外。


这一切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
tbc.

 
评论(41)
热度(401)